河南焦作做弩-小飞狼弓弩改装

踪了,实际上是被人害的, 县长也只是把渭王乡的乡长杨耀宗叫来训斥了一顿了事。 ”崔旭光问: “你堂弟是咋被害的?”“志远、明远弟兄俩从渭河北边做生河南焦作做弩-小飞狼弓弩改装意回来, 路过渭河谷地的杨槐林明远在后边小解时看见走在前边的哥哥被一个披着满头长发的人拉进了杨槐林, 杨槐林里好像还有一个人在接应明远当时吓得从一边跑了。” “这案后来咋办的?”“唉,连尸体也没找到, 也就河南焦作做弩-小飞狼弓弩改装不了了之。” 木炭炉上的杯子嘟嘟地冒着气,智远端过杯子, 为崔旭光倒了一杯茶一时无语。 过了一会儿, 智远说: “我在渭河一带听到这样一个说法, 半年多前渭河南岸通向渡口的一个潭边,住了一个来路不明的神秘的人, 自这人住下后听说就失踪了几个人。 ”崔旭光问: “县长难道也就不查一下这人的来路?”智远说: “渭河滩一带住了许多来路不明的人, 有的是逃荒过来的有的则是在家犯了案呆不下去跑来的, 有几个小村庄几乎全是这些人有的讲湖南话, 有的讲山东话县上乡上只管收税,其余不问。” “那个神秘的人还在潭边住着吗?”“听我堂弟说, 这人好像发了点财以后在渭河道一块叫鳖盖的地方盖了几间大瓦房, 住了进去。” 崔旭光拧着眉头思忖了下说: “这人还真有些蹊跷, 我真想会会他。” 崔旭光详细地问了一下地址,就告辞了老同学智远, 出了县衙。 他到县城中心的钟楼旁雇了一辆轿子车,先坐到县城西坡头村, 到被杀害的财东家里了解了一下情况。 财东家人告诉他,那天有四五个土匪,都戴着新皮帽子, 看不清面目听口音是本县人。 崔旭光问: “那天土匪带的长枪还是短枪?”财东的儿子说: “有两三个人拿着枪, 都是短的。 ”崔旭光又问: “枪是啥样子?”财东的儿子用手比划了一下, 说是匣子枪。 崔旭光想,这和父亲的二十响是一样的。 出了坡头村,崔旭光对车老板说,把他送到渭王镇去。 轿车先回到县城,又向北驶去。 出城后,崔旭光坐到车前边, 和车老板搭讪: “老板贵姓?”这车老板正是铜锤的表哥张海山, 他答道: “免贵姓张。” 崔旭光抽出一根洋烟卷,递给张海山,张海山扬了扬烟锅, 说他抽不惯洋烟。 崔旭光热情地把烟卷递给张海山, 说: “尝尝, 抽个希罕。” 张海山接过,夹在左耳上。 崔旭光问: “张老板,河南焦作做弩-小飞狼弓弩改装前几天,也就是下这场雪的头一天, 有没有四五个坐你的车他们都戴着皮帽子?”张海山想起了那天正好是铜锤他们几个坐了车。 听说那天坡头村的财东让人给杀了,说不定就是他们几个干的。 铜锤那天给了他一个银元宝,让他不河南焦作做弩-小飞狼弓弩改装要对别人讲起他们几个坐车的事。 又想起刘长贵那阴鸷的目光及“谨记祸从口出”的警告, 于是他忙摇头说: “每天都有人掏钱雇车 咱哪能记得清楚。” 崔旭光又问: “听说现在土匪不少, 你碰到过没有?”张海山说: “土匪头上又没有打记号, 见了也不认得。” 张海山不知崔旭光是干啥的,说不定就是查那案子的侦探, 不敢和他再谝扬了一下响鞭,马顿时跑得飞快。 寒风呼呼地迎面扑来。 崔旭光打了一个寒战,不自觉地裹紧衣服,钻进车内。 渭王镇到了,崔旭光下了车,付了钱,向北走去。 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雪,田野里还是白白的一片, 一些麦叶尖想透透气猛可里钻出头来,冷冷地扎在雪野里。 路面的雪,由于行人的踩踏,中间已成了一道一道的冰, 白色的粉末只留在路边沿踏上去硬硬的咔咔作响, 留下一行行的印迹。 崔旭光裹紧衣服,就走在路边的雪上。 刚下车时,还感到有点冷,不一会儿,他反感到脚下热了起来。 崔旭光想,如果渭河鳖盖住的这人果真是土匪, 自己这么冒失地前去大概有些危险。 他不由得摸了摸裤兜里的左轮手枪, 一切顾虑又完全消失了: 自己一个年轻军人, 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土匪何况家仇在身,作为一个军人的儿子, 本身又是一个军人。 难道还要再退回去?想到这,他加快了步子。 这里离渭王镇已六七里路了,渭河南岸就快到了。 崔旭光看到路西有一个几亩大的潭。

微信客服:10862080